原来时光都记得
他觉得让庄师兄去讲大课的主意不错,倒不是为了束,主要是能修复他和黄家的关系不是? 他跟着认真的想了想,问道:“昨日抄我的作业算不算?”“不算,这小事翟先生是不会发现的,发也不会特意去找我爹的。”眼见着爹不耐烦了,魏亭连忙压低了声音问,“我昨天有顶撞先生吗?”白善摇头“没有。”“有逃课吗?”白善:“有。”“那有跟人打架吗?”善:“也没有。”魏亭就长舒一口气,一边整了整衣裳,一边朝他爹扬起笑脸走过去,小声嘀咕道
大陆综艺推荐